被誉为美国“新保守主义外交政策理论家”的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罗伯特·卡根(RobertKagan)最近撰文警告说——美国有可能成为“超级流氓大国”(roguesuperpower)。

的确,自特朗普总统上任以来,美国已陆续退出了《环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》、联合国《巴黎气候变化协定》、《伊核问题全面协议》等重要的国际协议;它还退出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、联合国人权理事会。据美国媒体披露,特朗普总统曾多次对他的助手表示,要退出世界贸易组织(WTO)。白宫甚至还起草了一个名为《美国公平和互惠关税》(FairandReciprocalTariffAct)的法案,试图绕过世界贸易组织,为此,美国媒体取这一草拟中的法案的英文首个字母,嘲笑它是“臭屁”(FART)草案。特朗普政府还罔顾国际社会的一再呼吁和警告,一意孤行地发动贸易战,抡着大棒,对着欧盟、加拿大、墨西哥、中国、日本、韩国等盟友和非盟友们一通挥舞,试图凭借自身的超级吨位碾压对手,逼迫对方接受其“美国优先”的城下之盟。

路透社10日称,特朗普当天连续发布两条推特称,自己已为欧洲行做好准备,并针对军费问题再度向其欧洲盟友喊话说:“为保护他们(欧洲盟友),美国在北约中花费了最多的钱,这对美国纳税人很不公平。而且,美国还在与欧盟的贸易中损失了1510亿美元。北约国家必须支付得更多,美国必须支付得更少。”此前一天,特朗普也曾老调重弹,在此问题上对欧洲盟友大发脾气。他在9日的推特中指责说,“美国在北约花费的金额远比其他国家多,这不可接受。自我上任以来,这些国家一直在增加自己的贡献额,但他们必须付出更多。德国是1%,美国是4%,北约带给欧洲的好处远远超过带给美国的好处。调查显示,美国支付了北约花费的90%,而许多国家至今还达不到所承诺的2%。欧盟还对美国商品设置了巨大的贸易壁垒。这不行!”

特朗普针对盟友的激烈态度引发高度关注。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10日在接受德国电视一台采访时就此回应称,“只有双方存在合作的政治意愿,才能维持跨大西洋的友谊。”而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则劝特朗普“珍惜盟友”。《今日美国》和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列举数据称,特朗普所说的北约花费比例太离谱。数据显示,2017年美国承担了北约不到72%的国防经费。当年29个成员国军费开支总额为9570亿美元,美国投入6860亿美元,英国、法国和德国以550亿美元、460亿美元和450亿美元分列二至四位。

另据德新社7月10日报道,德国总理默克尔在7月10日造访伦敦出席西巴尔干地区峰会期间对英国首相特雷莎·梅提出的英国脱欧新计划表示欢迎。预计特雷莎·梅将于7月12日发布脱欧白皮书。默克尔说,这将使脱欧谈判进程向前迈进一大步。

观光与体育部常务次长蓬帕诺9日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,外籍游客赔偿基金管理委员会紧急召开会议,以研究普吉船难伤亡人员赔偿内容。会议批准6390万铢赔偿预算用于帮助普吉船难事件死伤者。

报道称,在她收到有自己照片的通缉令后,这个可怕的骗局就变得更加可信了。

北约前秘书长索拉纳(JavierSolana)近日在署名文章《西方解体》中指出,二战后形成的“西方”虽然只是一个模糊的概念,但它所依赖的一系列共同的意识形态支柱正在遭到美国总统特朗普“美国优先”理念的全面碾压,特朗普及其核心团队不断诽谤盟友,强调“不能让我们的朋友利用我们”,并实施削弱盟友的具体政策,比如对加拿大和欧盟的钢铁和铝制品加征惩罚性关税。在索拉纳看来,特朗普对“分而治之”策略的偏好,催生了一种只会产生输家的游戏,它从西方开始,直至世界末日。

法媒称,在中国中部的湖南省,一个每年一度的辣椒节7月8日以一场吃辣椒比赛拉开帷幕,获胜者速度极快,仅用一分钟稍多的时间就吃掉了50个超辣的辣椒。

报道称,纳吉布对其三项刑事失信及一项贪污控状不认罪,法庭批准他以100万林吉特保外候审,保释金可分两次缴付。

7月4日,在马来西亚吉隆坡,前总理纳吉布(中)在获得保释后离开法院。新华社发

据SBS电视台报道,这名受害者给骗子汇去调查加急费4000澳元,保释金9万澳元,民事责任案件费用更是高达25万澳元。

一位要求匿名的欧盟外交官遗憾地指出:“我们不是漠不关心,但我们确实成了看客。”

据报道,当地时间7月13日,两名中国游客准备从米兰搭乘火车前佛罗伦萨观光旅游,来到火车站时,由于车票预定时间离发车时间尚早,两人便在火车站内随意找了一家餐馆就餐。就在两名中国游客就餐的过程中,小偷早已瞄准了中国游客放在餐桌旁的行李,趁中国游客不注意,拿起中国游客的行李,顷刻间消失在了火车站熙熙攘攘的人群。

全球海运领头羊、丹麦的AP穆勒-马士基集团早在5月就已宣布退出伊朗。到了6月,法国汽车制造商PSA集团暂停其在伊朗的联营活动。